首頁 為何要做溫室氣體減量

自十八世紀工業革命以來,人類大量使用石化能源以創造經濟高速成長,反而造成大氣中的溫室氣體濃度 大幅提高,以致於氣溫升高及氣候型態改變。根據 IPCC在2007年11月正式發布的第四次評估報告內容中,以前所未有的明確態度表示全球暖化源於人類行為累積的後果,氣候變暖危害迫在眉睫,將導致數十億人面臨 逐步嚴重的缺糧、缺水和洪水泛濫。

 

由於人類持續排放溫室氣體的結果,IPCC預估在不同二氧化碳抑制目標下,全球的平均溫度在2100 年時,將升高攝氏1.0到6.3度。此外,該年的海平面估計將上升9到88公分,對於人類棲 息地區、觀光旅遊業、漁業、臨海建築物、農業用地及濕地將造成巨大的影響,預計將有數千萬人必須遷徙,並且造成經濟上重大損失。 

 

再者,極端氣候情境(極端溫度、洪水、旱災、火災)也將會增加,聖嬰效應的出現頻率跟強度可能會增加。氣候 變化的結果將會使乾燥及半乾燥地區的供水問題更加惡化,大多數熱帶與亞熱帶國家的農業生產力將減低,珊瑚礁將因溫度升高而受威脅。 

 

為減緩人類經濟活動所排放溫室氣體可能造成之全球變遷氣候變遷危及環境生態,聯合國於 1992 年通過「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United Nations Framework Convention on Climate Change, UNFCCC)」,希望將大氣中溫室氣體濃度穩定在不危害氣候之水準上,並對「人為溫室氣體」(anthropogenic greenhouse gases)排放做出全球性管制協議。

 

由於,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條文屬於綱要架構性質,主要在陳述防制氣候變遷、協助開發中國家適應 氣候變遷之重要、公約組織、氣候變遷研究觀測等,並未涉及強制法律約束,為加速落實溫室氣體排放減量之法律管制,唯有制訂具有法律約束力之議定書才能有效 要求附件一國家進行溫室氣體減量。因此,在 1997 年日本京都召開之第三次締約國會議時,通過「京都議定書(Kyoto Protocol)」。此外,京都議定書管制之溫室氣體為二氧化碳、甲烷、氧化亞氮、全氟化物(PFCs)、氫氟碳化物(HFCs)及六氟 化硫(SF6)等六種。而且附件一國家可以植樹造林及森林管理吸收二氧化碳所形成的碳匯(sink)作為 達成減量目標之規範。同時,京都議定書特別訂定三種跨國合作的京都機制(Kyoto Mechanisms),分別為:清潔發展機制(CDM)、共同執行(JI)及排放交易(ET),協助附件一國家跨國取得減量績效,以較具成本有效的方式達成減量承諾。

 

 在面對國際間積極推動結能與溫室氣體減量趨勢下,為使國內產業及早因應氣候變遷及溫室氣體管制可能 帶來的影響,我國政府早已持續輔導產業進行溫室氣體盤查與登錄等基礎工作,並導入ISO14064國際溫室氣體管理系統,協助產業建置溫室氣體管理能力,以循序漸進的方式減緩未來可能面臨之衝擊。